购彩大厅官网-欢迎您

                                            来源:购彩大厅官网-欢迎您
                                            发稿时间:2020-07-04 17:36:18

                                            1976年第94届国会第2次会议上,美国国会逐条分析了《外国主权豁免法》草案,出具了一个报告。从该报告可以看出,美国国会显然在立法时没有考虑州政府也享有起诉外国政府的权利。

                                            在此次疫情暴发后,中国政府根据国际条约及时向世卫组织及包括美国在内的相关国家通报情况,公开信息,并在采取了包括封城等在内的最为严格防控措施,使得中国在短时间内控制住疫情蔓延,为世界战胜疫情作出巨大贡献。中国政府非但不存在任何违反国际法的行为,而是绝对、忠实地履行了中国肩负的国际法义务,何来国家责任?何来向中国求偿、索赔? 

                                            第一,集团人数如此众多以至于所有人都参与诉讼并不现实;

                                            致全县居民的一封信 

                                            不管疫情首先在哪国暴发,其均无法律责任

                                            美国立法无权凌驾于习惯国际法之上

                                            ——美国还没有签署,更谈不上加入该公约。

                                            在疫情防控毫无起色的同时,美国陆续出现多起以中国政府、相关部委等为被告的诬告滥诉,罗织各种匪夷所思的不实指责,企图追究所谓“中国制造、传播新冠病毒”的责任,索取巨额赔偿,推卸责任、转移视线的用意昭然若揭。

                                            稍有国际法常识的人都不难看出,这些所谓的索赔案件毫无法律和事实依据,纯属滥诉,是典型的栽赃和政治操纵。

                                            作为国际法主体的美国有责任敦促相关法院立即驳回此类恶意诉讼,这是其必须承担的国际法义务,如果美国政府不仅不采取实际措施加以制止、而且还鼓励或变相鼓励此类行为,即构成国际不法行为,且这一不法行为给中国造成巨大损失,那么,中国政府有权依据国际法向美国进行求偿。